《吕氏春秋·孟春纪·本生》白话译文言

YYY posted @ 2017年10月02日 18:02 with tags 乱搞 , 251 阅读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解锁了新玩法QwQ
然而这样更能感觉到自己有多么辣鸡QAQ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译:
二曰:
命之所自来者,天也,养之长之者,人也。养天之造物而无有毁之者,谓天子。天子之行,务养生也。是官之所以立也。立官,所以全生也。今世之昏君,立官众而反害其身,是失其本也。辟若养兵,以御敌也,今反以其攻我,是失其本也。
水之本清,泥沙扰之,故水无所清。人之本寿,外物扰之,故人无所寿。外物者,所以养生者也,非所以害生以求之者也,然人之愚钝多害生以求之,是不分轻重也。不分轻重,则以重为轻而以轻为重也,是则为事无有不失也。是者,为君则昏,为臣则乱,为人子则狂,此三者有其一,其国无幸,必亡。
今有声于此,耳听之必快,然听之使人聋,民必无听。今有色于此,眼视之必快,然视之使人盲,民必无视。今有味于此,口食之必快,然食之使人哑,民必无食。故圣人之于声、色、味,利生则取之,害生则去之,此所以全生也。世之富贵于之也昏,其日夜求之,一旦幸而得之,则驰而无节,驰而无节,安能不害生邪?
万人持矢,共射一的,则无有不中。万物繁茂,共害一身,则无有不伤,共养一身,则无有不寿。故圣人节万物,所以全其生也,生全则神和,神和则视明,视明则耳聪,耳聪则嗅敏,嗅敏则言畅,言畅则筋骨通也。是人也,不言而信,不谋而中,不思而得,其神通乎天地,历乎宇宙。其之于外物也,无所不受,无所不容,辟若天地。其上为天子而不骄,下为黔首而不忧。是人也,谓之德全。
富贵而不知养生,足以为患,为是则莫若贫贱,贫贱者难以有,虽欲溺于外物,安得有之?外车内辇,力务安逸,是车辇莫若谓之“坏足之械”。食腴饮醇,力务口腹,是酒肉莫若谓之“烂肠之食”。耽色醉音,力务安乐,是色乐莫若谓之“伐命之斤”,此三患皆富贵之所致也,故古有不求富贵者,本生之故也。非以轻财沽名耀己也,全其生之故也,然则此说不可不察也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原文(白话):
       最初创造出生命的是天,养育生命并使它成长的是人。能够保养上天创造的生命而不摧残它,这样的人称作天子。天子一举一动都是把保全生命作为要务的。这是职官设立的来由。设立职官,正是用以保全生命啊。如今世上糊涂的君主,大量设立官职却反而因此妨害生命,这就失去了设立职官的本米意义了。譬如训练军队,是用以防备敌寇的。可是如今训练军队却反而用以攻杀自己,那就失去了训练军队的本来意义了。
 
  水本来是清澈的,泥土使它浑浊,所以水无结保持清澈。人本来是可以长寿的,外物使他迷乱,所以人无法达到长寿。外物本来是供养生命的,不该损耗生命去追求它。可是如今世上糊涂韵人多损耗生命去追求外物,这样做是不知轻重。不知轻重,就会把重的当作轻的,把轻的当作重的了。象这样,无论做什么,没有不失败的。持这种态度做君主,就会惑乱胡涂,做臣子,就会败乱纲纪,做儿子,就会狂放无札。这三种情况,国家只要有其中一种,就无可幸免,必定灭亡。
 
  假如有达样一种声音,耳朵听到它旨定感到惬意,但听了就会使耳聋,人们一定不会去听。假如有选样一种颜色,眼睛看到它肯定感到惬意,但看了就会使人眼瞎,人们一定不会看。假如有这样一种食物,嘴巴吃到它肯定感到惬意,但吃了就会使人声哑,人们一定不会击吃。因比,圣人对于声音、颜色、滋味的态度是,有利于生命的就取用,有害干生命的就舍弃,这是保全生命的方法。世上富贵的人对于声色滋味的态度大多是胡涂的。他们日日夜夜地追求达些东西,幸运地得到了,就放纵自己不能自禁。放纵自己不能自禁。生命怎么能不受伤害。
 
  一万人拿着弓箭,共同射向一个目标,这个目标役有不被射中的。万物繁盛茂美,如果用以伤害一个生命,那么这个生命没有不被伤害的;如果用以养育一个生命,那么这个生命没有不长寿的。所以圣人制约万物,是用以保全自己生命的。生命全然无损,精神就和谐了,眼睛就明亮了,耳朵就灵敏了,嗅觉就敏锐了,口齿就伶俐了,全身的筋骨就通畅舒展了。象这样的人,不用说话就有信义,不用谋划就会得当,不用思考就有所得。他们的精神通达天地,覆盖宇宙。对于外物,他们无布承受,无不包容,就象天地一样。他们上做天子而不骄傲,下做百姓而不忧闷。象这样的人,称得上是德行完全的人。
 
  富贵而不懂得养生之道,正足以成为祸患,与其这样,还不如贫贱。贫贱的人获得东西根难,即使想要过度地沉两于物质享受之中,又从哪儿去弄到呢?出门乘车,进门坐辇,务求安逸舒适,这种车辇应叫敢“招致脚病的器械”。吃肥肉,喝醇酒,极力勉强自己吃喝,这种酒肉应该叫做“腐烂肠于的食物”。迷恋女色,陶醉于淫靡之音,极尽辜乐,这种美色、音乐应该叫做“砍伐生命的利斧”。这三种祸患都是富贵所招致的。所以古代就有不肯富贵的人了,这是由于重视生命的缘故,并不是用轻视富贵钓取虚名来夸耀自己,而是为保垒生命。既然这样,那么以上这些道理是不可不明察的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原文(文言):
二曰:
       始生之者,天也;养成之者,人也。能养天之所生而勿撄之谓天子。天子之动也,以全天为故者也。此官之所自立也。立官者,以全生也。今世之惑主,多官而反以害生,则失所为立之矣。譬之若修兵者,以备寇也。今修兵而反以自攻,则亦失所为修之矣。
       夫水之性清,土者抇之,故不得清。人之性寿,物者抇之,故不得寿。物也者,所以养性也,非所以性养也。今世之人,惑者多以性养物,则不知轻重也。不知轻重,则重者为轻,轻者为重矣。若此,则每动无不败。以此为君,悖;以此为臣,乱;以此为子,狂。三者国有一焉,无幸必亡。
       今有声於此,耳听之必慊已,听之则使人聋,必弗听。有色於此,目视之必慊已,视之则使人盲,必弗视。有味於此,口食之必慊已,食之则使人瘖,必弗食。是故圣人之於声色滋味也,利於性则取之,害於性则舍之,此全性之道也。世之贵富者,其於声色滋味也,多惑者。日夜求,幸而得之则遁焉。遁焉,性恶得不伤?
       万人操弓,共射一招,招无不中。万物章章,以害一生,生无不伤;以便一生,生无不长。故圣人之制万物也,以全其天也。天全,则神和矣,目明矣,耳聪矣,鼻臭矣,口敏矣,三百六十节皆通利矣。若此人者,不言而信,不谋而当,不虑而得;精通乎天地,神覆乎宇宙;其於物无不受也,无不裹也,若天地然;上为天子而不骄,下为匹夫而不惛。此之谓全德之人。
       贵富而不知道,适足以为患,不如贫贱。贫贱之致物也难,虽欲过之,奚由?出则以车,入则以辇,务以自佚,命之曰“招蹶之机”。肥肉厚酒,务以自强,命之曰“烂肠之食”。靡曼皓齿,郑卫之音,务以自乐,命之曰“伐性之斧”。三患者,贵富之所致也。故古之人有不肯贵富者矣,由重生故也;非夸以名也,为其实也。则此论之不可不察也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LOL